亚游集团APP

雲南亚游集团APP醫藥有限公司




當前位置:首頁 >新聞動態 > 行業動態

中藥材國際化道路越走越自信

中藥材國際化道路越走越自信

來源:中國醫藥報 

       目前,對中藥材產業頑疾——農殘和重金屬超標問題的整治終於看到了結果。

  2017年,我國出口藥材的整體質量繼續提升:全年因質量問題被日本、美國、歐盟和韓國扣留及退回44次,相比2016年的56次、2015年的103次大幅減少。人參因《中國藥典》2015版中增加了對其農殘限量的規定,出口質量的改善尤為明顯,2017年全年無被扣留和退回情況(含人參粉和人參提取物),而2015年人參出口被退回及扣留15次,2016年降至9次。這是日前在河南禹州舉行的“‘一帶一路’中醫藥合作發展論壇——優質道地藥材種植企業與進出口企業對接洽談會”上,中國醫藥保健品進出口商會中藥部主任於誌斌分享的數據。

  進步:我國藥材種植走向規模化

  規模化種植、規範化管理,是保證中藥材質量的必要條件。“美國和西歐國家都非常重視相關食品原料的規模化種植和規範化管理。”美國保健品醫藥協會會長、北京同仁堂洛杉磯公司總裁任麗萍說。

  我國中藥材種植正在向規模化種植、規範化管理的方向邁進。

  近年來,國家對中藥材產業的扶持力度不斷增強,出台並實施了《中藥材保護和發展規劃(2015-2020年)》《中藥材產業扶貧行動計劃(2017-2020年)》,中藥材種植麵積大幅增長。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7年全國中藥材種植麵積達到3466.89萬畝。預計到2020年,我國中藥材種植麵積將超過6620萬畝(含林地種植麵積),藥材種植品種和供應量將持續增加。

  大型醫藥企業加速藥材產地布局,也對行業提升起到了引領作用。

  “中國中藥、康美藥業、美年大健康、天士力、珍寶島、九州通、香雪製藥等上市公司,紛紛以多種形式下沉產地,中藥材產地資源競爭日趨激烈。”於誌斌介紹,中藥材定製化生產、產地集中加工、托管式倉儲、供應鏈金融、中藥材溯源等新型業務模式和技術,已在各大中藥材產地興起和應用。

  同時,集約化的藥材產地加工正在形成。2014年,商務部出台了《關於加快推進中藥材現代物流體係建設指導意見的通知》,鼓勵中藥材現代物流體係發展。據了解,截至目前,全國已有52家企業參與基地建設,已有11家中藥材現代物流基地上線運營。而《中藥材產地加工技術規範》等行業標準的出台,也為中藥材產地加工進一步集約化提供了技術規範。

 

  “產地市場采購已成為中藥材采購的新趨勢,特別是大宗藥材的采購活動正逐步向產地延伸。”於誌斌說。

       關注:日本中藥材振興計劃

  2017年,日本超越我國香港地區成為我國中藥材出口的第一大市場,出口占比達到21.67%。“日本漢方市場離不開中國藥材。”日本藥用資源持續利用促進會理事範本文哲博士說。

  據範本文哲介紹,日本漢方藥市場規模仍在不斷擴大。日本政府每年用於國民健康的支出占國庫收入的40%,所以日本政府和協會鼓勵臨床使用包括漢方製劑在內的OTC產品來治療和預防疾病,以減輕政府財政負擔。同時,傳統中醫學“治未病”概念已得到日本民眾的廣泛認同。此外,日本政府5年前製定了醫食同源產品清單,這方麵的市場需求也很可觀。

  但是,這一重要的出口市場正在悄然發生變化。

  “2008年,日本對中國藥材市場的認知發生了巨大變化。很多日本國民誤認為,由於無序采挖、環境變化等因素的存在,中國藥材資源已經枯竭。所以日本想找到除中國以外的藥材資源,也在嚐試重新振興日本藥材栽培業。”範本文哲說。

  據他介紹,日本藥材種植業在20世紀80年代達到頂峰後就不斷下滑。在日本國內有幾個縣是傳統的藥材產地,如盛產當歸、芍藥等的奈良,以及核事件前作為傳統人參栽培基地的福島。近年來,掌握著日本國內醫療用漢方藥8成以上市場份額的津村株式會社,已將一些藥材品種轉至日本本土種植,並擴大在日本國內的采購量。另外值得關注的是,住友化學、富士通等跟醫藥行業沒有關聯的企業,最近也開始轉向藥材產業。

  此外,日本的一些學術機構也建立了重新振興藥材產業戰略,並由國家提供相應資金支持。同時,日本很多大學都設立了漢方專業,鼓勵學生學習藥用植物栽培。

  但據了解,日本振興藥材種植業麵臨兩個難以解決的困難:一是社會嚴重老齡化導致的勞動力短缺;另一方麵,20世紀80年代的一些藥材栽培技術專家已退休,這令技術傳承成為大問題。

       學習:美國“威斯康辛花旗參”經驗

  我國中藥材飲片等中藥產品出口到美國市場,通常是以膳食補充劑或食品添加劑身份。在美國從事數十年中藥進出口貿易的任麗萍,對中國藥材種植業和美國的相關規定都有深刻認識。她表示,美國FDA非常重視食品原料的規模化種植和規範化管理。美國“威斯康辛花旗參”的種植管理經驗,值得我國中藥材種植業學習借鑒。

  美國“威斯康辛花旗參”是西洋參的品牌標誌,2017年產值約500億美元。“威斯康辛花旗參的成功,主要緣於其種植監管得力、品質管理嚴格、銷售管理層次清晰。”任麗萍說。

  據任麗萍介紹,規模化種植保證了威斯康辛花旗參穩定的市場供應量。種植者大部分是當地農場主,種植資格隻有在通過“花旗參種植管理委員會”在人力、資本和專業技術等方麵的審核後才能獲得。花旗參種植的各個環節都有嚴格的規範化管理措施,以保證其品種和品質優勢。在種苗管理方麵,由專業育苗公司進行總體育苗,再分發給種植者,以保證品種純正。土地實行輪耕、休耕製,種植采取封閉式管理,並對周邊環境進行嚴格限製:如為模擬野生種植環境,花旗參種植區域禁止行人入內。“許氏花旗參種植基地周圍一定區域內不允許種植與花旗參同類的植物,以防雜交和異化。這種做法值得中國藥材種植行業學習。”任麗萍說。

  結合我國藥材出口到美國的情況,任麗萍特別強調,道地藥材出口到美國,一定要注意貨物與標準的相符。比如,標識產地為雲南的當歸,就要以雲南當歸的標準向美國海關申報;如果雲南當歸以甘肅當歸的標準進入美國海關,被檢測出與標準不符,就會被拒絕進入。

2020-07-19  本站原創